两会期间院士委员们都在关注啥问题?

“屠呦呦获诺贝尔奖是我国科技发展的一个跨越,标志中国已走上诺贝尔奖的台阶。前瞻未来,一个科研经费投入和科技论文名列世界前沿的国家,也应该到了将诺贝尔奖作为战略的发展阶段。”郭华东说。

他举例说,在科研方面,对创新中药科学性及原创价值认识不足,认为复方中药物质基础与作用机制说不清、科技含量低;在新药审批方面,禁止证候中药的审批,从制度上扼杀了像治疗肾虚证的六味地黄丸这种千古名药的产生;对食药两用中药材控制数量过少,影响了中药保健品的开发;在专利保护方面,重视化学结构专利,复方中药专利则被认为科技含量低,有些政府部门对复方中药专利不予认可;在药品定价方面,化学一类新药定价标准为销售费用率30%,利润率为45%,而专利创新中药则参照普通新药,其定价标准为销售费用率10%、利润率为10%,这种定价标准不仅使中药企业难以承受中药原材料价格及制造成本快速上涨的压力,更严重挫伤了其研发新药的积极性,影响企业的健康发展,削弱了企业进军国际市场竞争的能力。

吴以岭表示,中医药转化医学的发展需遵循中医药学科自身发展规律,要以学术发展为主线,理论与临床相结合,医学与药学不可分,开放兼收促进发展。

科研经费改革的快速落地实施,欧阳钟灿点赞的同时也轻松了不少。“党和国家领导人关心知识分子,我感觉到知识分子的地位得到了提高。”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从事基础性研究的欧阳钟灿长期关注与液晶产业相关的学术科研发展动向。于他而言,科技创新就是如何利用国家的支持做好科研工作。

武向平院士:不应追求基础研究的跨越式发展

吴以岭建议,加强对中医药科技创新的支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快科技成果向市场产品转化,加快高科技含量创新中药研发进度,为中医药产业发展提供产品支撑。“尽快修改针对专利创新中药的歧视性定价政策,对理论原创、组方原创,经过循证医学评价与化学药相比疗效相当或具有优势的专利创新中药,采取与化学一类药同等的定价政策。承认复方中药理论原创、组方原创、疗效提高的科学价值,加强对创新中药知识产权保护,尽快开放证候中药审批。”他呼吁,制定《处方中药材目录》,把疗效确切、毒副作用较大、药材资源紧缺的中药材列入目录,其余放开为既是食品又是药品,拓宽开发保健食品的药材资源,促进健康服务产业快速发展。

责任编辑:孟德才

欧阳钟灿(光明图片 逯成业/摄)

钟志华院士:创新驱动需要以目标为导向的顶层设计

“尽管创新中医药经循证医学评价疗效确切甚至优于西药,但创新中医药的科学价值尚未得到充分认可,我国民营中医药产业发展还面临着诸多问题。”吴以岭表示。许多政府部门的具体决策和政策仍存在着影响中医药发展的问题。

他建议,要从顶层设计开始,建立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和特色的教学、科研、新药审批机制,新药审批中注重理法方药的完整性,重视理论创新和组方原创,健全扶持、激励和保障机制。

当记者提及科学家创业这一现象时,欧阳钟灿以古喻今,对科学家创业持赞赏态度。他认为,科学家到企业去担当顾问或兼职,有很多发挥了科研人员的个人价值。

对此,她提出建议:全科医生的选拔要在大学本科毕业的基础上,再经过三年的规范培养,实行分类管理,分类安置。全科医生开展社区卫生服务,作为家庭医生,成为双向转诊守门人,并定期到县及县以上医院进修学习,跟上医学发展的知识更新。社区全科医生开展基本服务,除工资收入外,应允许开展上门的特殊医疗、保健服务,有一定收费,这样这支队伍才能稳定,才能使人人享受医疗保健成为可能。

近年来,依靠科技创新发展起一批民营创新型中药企业,创新中药在治疗临床重大疾病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得到医学界的认可。采用国际公认的随机双盲、多中心循证医学方法评价创新中药临床疗效,取得了令医学界信服的确切疗效。如中药通心络胶囊治疗急性心梗支架术后心肌无再流,通心络治疗组较单纯西药组24小时内心电图疗效提高20%,明显增加心肌缺血,改善心功能,显示出中医药在解决这一国际医学界难题方面的优势,24小时之内急性心梗抢救费用数万元,中药费用每日仅增加十几元,其效价比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我国在中医药教学、科研、新药研发中出现‘教学的不会看病、看病的不认识中药、研究药的不懂医’三脱离现象,导致新药研发低水平重复、临床疗效难以提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认为,要发挥中医药转化医学优势,促进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

相关专题:2017年两会专题

郭华东院士:国家可实行诺奖战略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日前在“两会”医药卫生、体育界联组会上表示,我国民营中医药产业发展面临重重困难,加强科技创新是关键。

“要结合当代重大疾病防治的社会需求,汲取生命科学研究的前沿进展和实验技术,重视中医基础理论的传承与创新,通过理论原创带动学科进步和学术发展。”吴以岭说。

主动与产业接轨,科学家创业也能发挥最大价值。“院士工作站也是如此。很多当初的人对院士工作站有不同的看法,认为好像是院士在那边挂个名,其实并非如此。我们考察了一个电缆厂,他们请了清华的工程院院士过去,结果电缆厂的海底电缆做到全球领先。综合来看,企业与科学家双方的主动接轨,会有很大的作用。”欧阳钟灿最后说。

“中国目前出现了一些诺贝尔奖量级或接近诺奖水平的科学家,在这种情况下,科技界、政府应主动向前推动。”在全国政协科技界小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郭华东提出国家可以将诺贝尔奖作为一项战略开展顶层设计。

同时,要加快新药研发,加大对确有疗效的创新中药研发的扶持力度,简化审批程序,加快治疗重大疾病、疑难疾病的大品种、“孤儿药”审批;把更多疗效确切、安全性高、价格合理的创新专利中药及时纳入医保目录和基本药物目录,让中医药创新成果专利新药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发挥更大作用。

“我的许多学生并非都是物理专业出身,计算机专业的也可以来。我记得有位名叫张小虎的学生,他专门做生物蛋白质,跟我一样,都需要用到计算机,在实验室做论文的时候,每天弄到晚上9点以后,逐渐地就转行去研究大数据深度学习,最后还没毕业就被华为聘用过去了。”谈到自己科研生活中的创新故事,欧阳钟灿有说不完的事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秘书长钟志华提出,创新驱动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也并不是单纯的科技成果转化。应该加强顶层设计,以问题为导向,以目标为导向,多部门协作推进。

转化医学是近年来国际医学健康领域发展新趋势,其典型含义是将基础研究的成果转化成为患者提供的真正治疗手段,强调以患者的需求为导向开展医学科学研究。

科学家创业,摒弃了以论文为导向的思维,将科研应用导向贯穿到科技创新,助推技术成果转化。

人民网北京3月10日电
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期间,来自各行各业的委员们建言献策。其中,以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为代表的科技工作者们,从自己的研究领域出发,提出了不少建议。人民网记者汇总了他们的观点。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王光谦院士:加大对西部人才建设的支持

图片 1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欧阳钟灿表示,我国平板显示产业发展迅猛,他建议,将把我国平板显示产业正式纳入《中国制造2025》。

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科技三会”聚首,欧阳钟灿将其喻为改革开放新时期科学的春天。他介绍说:“以前,大家对科研经费的使用和管理非常敏感。劳务费填报20%,脸都会红,人家会认为你是想把它拿到自己口袋里。”改革落地实施后,科研经费与科研人员之间关系的转变,从“人围绕着经费转”到“经费以人为核心”。

此外,科研项目“后补助”不能“一刀切”,要按照科研单位的实际情况,分类管理。比如数学等基础学科的项目经费本来就不多,有些做基础研究的科研单位需要引进这些学科的专家人才时,在“后补助”的情况下,经费压力就会非常大。另外,基础研究是要面对失败风险的,出不了成果就拿不到补助,不利于保护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的积极性。

“今天,我们科协组马军胜委员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姓叶的人。原来这位叶姓人员是中科院微电子所的,被马军胜委员他们国家邮政局请去当科技顾问。”欧阳钟灿说,科学家到企业、机构去担任科技顾问要职会有非常大的作用,能够帮助和解决实体经济运行发展中的许多问题。

“未来我们要践行中国制造2025,要实现制造强国,更无法忽视平板显示产业的引领作用。”欧阳钟灿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把我国平板显示产业正式纳入《中国制造2025》。

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委员时强调,我国广大知识分子要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舍我其谁的责任感,主动担当,积极作为,刻苦钻研,勤奋工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作出更大贡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认为,全科医生培养要通盘考虑,统筹规划,做好顶层设计。要全面提升全科医生医师的理论与实践水平,缩小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差距,鼓励和引导全科医生深入基层,适当提高全科医生福利待遇水平。

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委员:在科学的春天里,科学家创业有何不可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所长方精云表示,建设一流学科,首先要讨论一流学科是什么样的标准,需要运用什么样的指标,什么样的学校能够建一流学科。中国有三千多所高校,不能让所有高校都去建一流的学科。大学要按照自己的定位和特色来发展学科,而不能都围绕着一流学科建设。对于职业性的学校,培养某一方面人才,专门专攻的,就没有必要去建一流的学科。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钟灿在接受光明日报融媒体、光明网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重视科技创新,关心知识分子群体,自2016年“科技三会”(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中国科学院第十八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来,我国科技发展迎来第二次“春天”,创新可谓无处不在。

“创新驱动涉及到教育、经济、科技三个板块,需要多部门协同,深度融合推进。”钟志华说。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国家大的路线已经定了,但仍有许多具体的问题需要明确。“比如,如何提高电池性价比,提高安全性可靠性,如何用轻量化的技术节省能耗,如何进行充电桩的建设,如何跟现代交通体系相适应,以及售后服务,电池如何回收。”

吴以岭院士:加大对创新专利中药审批支持

像经济领域的GDP指标一样,诺贝尔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一个国家的科学发展水平,是全球重要的一个比较量。“日本在若干年前把诺贝尔奖放到很高的层面去运作,由政府下决心把诺奖作为一个目标去做,这些年来日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持续不断。”郭华东说。

谈到如何解决,王光谦提出建议,改变“万人计划”只选人的方式,增加“万人计划岗位”。“给西部高校300个岗位,评选出来的人就到西部来工作,岗位提供相当于万人计划的待遇。比如高端人才享有每年20-30万元的岗位津贴,博士毕业有10万元的岗位津贴。通过这种方式,让西部能够吸引人才。即使人才流动也不怕,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岗位在,就不怕人才不来。而且我相信,后面来的人才一定比前面的还要优秀。”王光谦说。

方精云院士:明确定位 推进一流学科建设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到201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三类以上化学新药数量依次为87个、116个、100个、77个,而同期批准的专利中药数量依次为16个、14个、9个、6个。相比之下,不论是从审批速度还是从审批数量方面,专利中药均明显低于化学新药。

钟志华认为,创新驱动的落实需要从顶层设计考虑,各部门在自己职能分工的基础上,进一步找准定位,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无缝对接,实现良好协同。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忠和表示,由于技术在成果转化上具有更直接、更快的优势,导致科学层面的基础研究的意义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在全社会高度重视科技创新的今天,我们还要大力提倡“科学”和“科学精神”,而不是一味笼统地讲“科技”。

“创新发展是靠人才的。没有高端的人才,就不可能有高水平的大学,也不可能做出创新发展的作用。”2013年7月,清华大学教授王光谦受清华大学委派对口支持到青海大学担任校长。近三年的时间,他深深感到人才不足是制约西部地区高校发展和人才培养的瓶颈。

此外,还应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的改革,提升人才评价的科学性。比如,对于基础和前沿技术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等不同人员进行分类评价制度。“我们一定要克服任何专业都要以发文章为导向的评价体系。引导大家做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比如学计算机的,我就把计算机做好;学医的,就把医术学好。而不是一味地鼓励大家去发文章。”方精云说。

“信息社会中,我们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智能电视等,都需要显示屏。显示产业也因此成为电子信息领域的‘支柱型产业’。”欧阳钟灿说,2016年新型显示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明确,到2016年,我国新型显示产业按面积计算出货量力争达到世界第二,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20%,产业总体规模超过3000亿元。可以说,平板显示是我国电子产业最先能达到“制造强国”的产业。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建议,在新药审批方面,应加大对创新专利中药审批支持,促进中药产业快速发展。

为了使疗效确切、特色突出的专利中药更多更快地服务于人民健康,吴以岭建议,应加大对创新专利中药审批支持,促进中药产业健康发展。同时,加快中药症候用药审批,使一批中医症候用药尽快进入市场。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青海大学校长王光谦建议,国家应从战略角度,对西部地区大学的人才建设提供支持。

周忠和委员表示,“我们讲的‘科技’,其实科学和技术是两回事。”不难发现,技术层面的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见效更快。因此,技术创新的推动作用是直接的、解决具体问题的,而科学的促进作用是更广泛意义上的。科学是技术创新的原动力,如果忽略科学只注重技术,创新的基础就会变得不牢靠。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不重视科学精神和基础科学研究,而是单纯依靠技术创新而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

李兰娟院士:提高全科医生福利待遇水平

周忠和院士:发展技术的同时更要注重科学精神和基础科学研究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天体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认为,党和国家对科技创新引领发展的期望很高。愿望虽然迫切,但还是应清醒认识到基础研究是个累积的过程,不应追求跨越式发展。他认为,短时间内用大量的资金投入去催生成果,可能适得其反。打好基础是为了给下一步工作做好铺垫,应保持平常心,客观看待发展的速度和程度。科技部门在制订规划时要尊重发展规律,不要冒进。

欧阳钟灿院士:将平板显示产业纳入《中国制造2025》

相关文章